电话:
  173 1750 2370(直线)
(021)6145 2868
(021)6145 2867
(021)6145 2866
传真:
(021)6032 8690
邮箱:
congxin@shcxcpa.com
地址:
上海市中山西路2025号永升大厦1110室
邮编:
200235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2017年09月20日  星期三
行业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买商业养老险将可少缴个税?
行业新闻   加入时间:2017-09-08   返回首页
 

    记者:近日财政部部长肖捷在向全国人大常委会做《国务院关于今年以来预算执行情况的报告》时提到,下一步将启动个人税收递延型商业养老保险试点,这也可谓是十年磨一剑,关于税延型商业养老保险终于破局了,究竟什么是税延型商业养老保险?它跟我们个人之间的关系是什么,如何操作呢

  酝酿了近十年的税延型养老险试点将在今年正式落地。国务院办公厅74日印发的《关于加快发展商业养老保险的若干意见》明确提出,“2017年年底前启动个人税收递延型商业养老保险试点。财政部部长肖捷829日向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国务院关于今年以来预算执行情况的报告》时也表示,下一步将启动个人税收递延型商业养老保险试点。有分析认为,个税递延型养老保险允许居民用保费抵扣当年个税,并将在退休后领取养老金时再缴纳个税,而由于退休后收入通常大幅低于退休前收入,该政策通过降低个人边际应税收入,减轻了居民实际税收负担。据报道,税延型养老险方案预计最快将在10月正式落地。

  税延型养老险带来哪些利好?

  记者:欢迎中央财经大学保险学院副院长徐晓华和中国政法大学财税法研究中心主任施正文做客演播室,提到税延型商业养老保险,根据肖部长的表态,是不是意味着它快要变成现实了?

  施正文:国务院的文件明确说了,今年年底要启动,那么肖部长在讲话里也提到要加快,所以应当说年底之前这个试点启动应当说是在计划之中。

  记者:计划之中,年底就要启动了。所以说到税延型商业养老保险,这是什么,是不是我买的商业保险、养老保险,就可以和我的个税可以顺延,能不能这么理解?

  徐晓华:可以,税延型养老保险就是在交保费的时候不计税,但是领保费的时候,就是养老保险到了60岁退休该领的时候再计税。它这个作用是什么呢?你在工作的时候工资收入比较高,我们递进的累进税率,适用的税率就高,但你退休以后,退休金和你的养老金加起来累进的收入会下降,那么未来你那个税率就适用的会低一点,那么实际上就是说所有参与保险的人都会受益。

  记者:但这个话题其实不是一个新话题,十年磨一剑,现在要变成现实.我想请教二位,这个事情它一旦落地之后,什么样的保险和什么样的人会受益,是不是现在已经缴纳,已经买这个商业养老保险的人都会受益呢,还是说会推出新的产品?

  施正文:这个时候推出的确是一个合适的时机,一个是我们国家现在正在推进的供给侧改革,减税降费是它的一个核心的内容。这个政策的出台就是对普通的百姓或者是企业一种降低税收负担的政策,所以从大的政策上它符合国家的宏观调控政策。对于这项制度来说,它实际上是现有的制度的创新,目前我们的各种商业保险当中是没有税收优惠的,所以未来的这种叫递延型的商业保险是要另外新开发一种特定的养老保险计划的产品,这种产品要经过主管部门的批准,按照政策的要求具体设计它的享受的税收政策的具体的幅度、措施以及管理的措施,所以它跟以前的所有产品不一样的,是新开发的。

  记者:所以现在还是属于试点阶段,也就是说存量和这件事情没有关系,发生的全都是新的增量。

  徐晓华:对,我同意施教授的这个观点,就是这个肯定不会追溯的,因为追溯的话,之前的大量的存量产品退税问题都非常困难,所以我觉得开发新产品的概率比较大。

  记者:开发新的产品。

  徐晓华:对,时机我还可以再补充一点,首先人口老龄化问题是全球面临的一个问题,尤其中国现在在未来20年,随着60后和70后退休,人口老龄化的峰值马上就要到来,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养老这方面养老金的压力都非常大。第二个就是保险市场这两年发展比较好,很多的寿险公司都成立了,供给能力是有保障的,然后就是通过这么多年的发展,老百姓的保险意识提高了。第三个就是今年的金融监管风暴实际上已经为税收递延型的这个举措的推出也做好准备了,我们去年停掉了一年期以内的短线产品,今年十月份要停掉五年期以内的一些投资理财型的产品。基本上未来推出的这个应保的产品或者是主流的寿险产品都是以保障型和长期型为主,那么这样的话就非常适用个税递延型的养老产品。

  记者:保障型和长期型。

  徐晓华:第四方面就是今年财税改革基本上也差不多落地了。现在时机是相对成熟了。

  记者:好,我们看到东吴证券研究院也做了一个测算,它根据不同收入档分别测算了一下最终你的这个个税递延可以省去多少钱,分别选取了50001000020000作为月薪的测算档,最后看到每年可递延的个税分别是22515003000,经过这一轮测算的话,是不是可以意味着,比如说我现在还是在工作阶段,我交的钱到最终我领取养老金的时候,我几乎可以把这些个税全部抵扣掉,我实际上的一个税负就是降低了这么多?

  施正文:这个具体减多少税,是取决于这样几个因素。第一就是将来这个政策允许抵扣的额度是多少。

  记者:现在都是按一千测算。

  施正文:比如你一个月可以买多少保费的养老保险,那么现在这里面是1000元,那么这个当然要等待政策具体的规定,我想它既要考虑激励的效应,也要考虑财政的承受能力等各个方面。应当说1000元是一个比较温和的水平。兼顾到这两个方面。我们看到这个它会影响到你少交的税是多少。第二就是取决于缴费人目前收入的状况。我们可以看到,这里有三种,有5000元收入,有10000元,有20000元,那我们还有更多更高的,因为我们的工资实际上是个累进税率,最低3%,最高45%。所以显然这个抵扣都是在纳税人的边际收入上进行抵扣,所以收入越高的人,应当说他的这个减税或者少交税的幅度会更大。所以这就是这个政策的设计必须要考虑到它的兼顾,这样一个公平问题。

  还要考虑到我们现在这个模式,比如EET模式。然后我们可以看到,有些国家后来改革当中加入TEE的模式,就是解决了一些没有正规单位的工作,分散的比如说个体户,保姆,一些雇主临时请的工作,这些人,他没有单位给他交,那适用这个的话,他就适用不了,那他就不能享受。所以这是特别要在政策制定的时候要关注的一个问题。

  记者:前面施老师已经提到了有的人是缴纳五险一金的高收入人群,但也有人可能目前没有缴纳五险一金,所以目前看到分不同阶段,在缴费阶段,资金运用阶段和领取养老金阶段,它有八种组合。所以如何来看这种整体人群减费,这样一种效果的分布呢?

  徐晓华:我个人是这样看的,就是这个可递延的个税是你在交保险费的时候,交保险费的时候你当期省下来的钱,最终你会不会获益这么多钱取决于你领保险金的时候当期你的这个月收入跟个税起征点的关系。如果退休以后你的总收入在个税起征点以下,那么你现在抵扣的这些税就是你未来受益的这些金额,这就没有问题。

  哪些人群将获益?

  记者:但是不是就是说这个事情出现了以后,绝大多数收入的工薪阶层肯定是受益的,能做这样的预判吗?

  施正文:是,就是他的税收这个优惠我们看到是个杠杆作用,可能节税,绝对量不会那么大,但是是政策的导向。我们国家目前很多人不愿意买商业养老保险,就是理念的问题。所以这样表明国家在发展所谓的第三支柱,所以在国际上实际上它的撬动效应是121的,至于减税的,具体还要减税多少,刚才徐老师也讲到了,那实际上它取决于什么,就是未来领用的时候那时候的个税的税率是多少,我们国家的个税正在面临改革,分离向综合改革,即使你像现在这种,这个算工资薪金,那还有很多其他人,他就是有股息收入,他可能劳务报酬收入,他适用的是20%的税率。比如个体工商户另外一个税率,那他的享受又不一样,就是分类所得税制,它实际上在给我们政府的精准调控当中会带来问题,所以这个政策的进一步完善,是要在大的税收这个改革当中来更加磨合,比如说我们的综合,分离向综合的税制的出台就更为迫切。

  刚才你也讲了模式,国际上,理论上讲应该有8种,但是实际上主要就是两种,一个就是EET,就是交的时候抵扣,然后运营阶段投资收益免税,最后领取的时候交税。另外一种就是我讲的面向小众分散的纳税人的,TEE的模式,有些国家一开始他主动去买,我先交税,但后来两个阶段都免税。但是我们国家一开始推动,我们说它试点,逐步完善,我们的管理、我们的政策,我们的社会运行都还有个过程,所以一开始可能简单就是EET,未来应当是分阶段的,第二、第三阶段,可能三五年以后我们可能要加入TEE的模式,像美国、德国都是这样,一开始也是EET,主要是递延型的,就是税收递延,这个递延实际上它的优惠力度也是很大的,所以实际上我认为之所以选择这种递延型的,就是它兼顾到这个优惠,也兼顾到政府,我一开始可能现在是要少交一点税了,这样我们现在讲改革正好有这个,个税也面临一个减税改革,那未来可能有一些人要领保险金,他要交税,所以财政收入又上来了,所以要兼顾,你现在推出来这个减税,但是运行一段时间,有的人要领保费收入了,领养老金了,领养老金的时候他又要开始交税了,递延型很好兼顾了这个。这就需要我们的政策设计要更加精细,更加科学,这个方案是至关重要的,这个政策和理念都是很好的,所以成功取决于细节。

  记者:您前面也提到了,说中国人现在买商业养老保险的第三支柱,这其实是一个意识逐渐转变的一个过程,其实这个跟整个的税收改革,和整个养老保险市场发展也是密切相关的。其实看到从今年71号商业健康保险抵个人所得税的优惠政策已经落地了,就是商业健康保险相当于每个月可以抵扣最高两百块钱的个税,这个不是顺延,就是直接抵扣了,这个试点下来,一年多的时间,效果如何?

  徐晓华:实事求是地讲,这个抵税的健康型的产品,市场的反应并不是特别的好,整个销售的情况也不是特别乐观,我觉得主要的问题可能是在于,一个是额度太小,才200。另外一个我觉得可能我们保险公司这个产品设计还相对太复杂,老百姓理解起来。

  记者:不明白。

  徐晓华:对,包括因为这个并不是说你200块钱直接是拿抵扣的买的保险的,相对的保障额度就低一点,但是你增加了保障的额度以后,你反过来整个的保费又上去了。所以这个里头,我觉得核心的问题还是我们人均收入现在还是不够高,就是健康和养老保险这一块,总体的问题还是这个问题。但是就是因为我们现在是逐渐在发展,我们这个经济中高速发展这个趋势不改变,那么可能就是现在这个税收试点,整个我们的制度完善起来的时候,可能就刚刚赶上我们的老百姓的收入,就是大部分的人可以去享受这个的时候。(来源:第一财经)

地址:上海市中山西路2025号永升大厦1110室 邮编:200235 电话:(021)61452868 / 61452867 / 61452866 / 17317502370(直线)

上海从信会计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沪ICP备15027691号-1 网站建设 <> 中国企业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