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
  173 1750 2370(直线)
(021)6145 2868
(021)6145 2867
(021)6145 2866
传真:
(021)6032 8690
邮箱:
congxin@shcxcpa.com
地址:
上海市中山西路2025号永升大厦1110室
邮编:
200235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2018年06月23日  星期六
行业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张连起:中国财税如何应对美国税改
行业新闻   加入时间:2018-01-11   返回首页
 

在全球经济复苏乍暖还寒的情况下,减税已成为各主要经济体拉动经济增长的主要手段。竞争性减税态势已经不可避免。中国需要保持战略定力,对于美国减税可能给中国造成的影响,既要高度重视,也要从容淡定,按照稳中求进的工作总基调,不听风就是雨,不驰于空想,不骛于虚声。

  20171222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了《减税与就业法案》。根据该法案,从2018年起,实施减税1.4万亿美元。

  该税改方案主要内容是:美国联邦企业所得税税率从现在的35%降至21%,在个人所得税方面,大部分税负有所下降(已婚夫妇的标准抵减额从1.2万美元提高到2.4万美元),对个人的减税条款有效期到2025,而公司减税将是永久性的。该法案被认为是1986年美国税改以来,最为重大的一次税制变化。

  怎么看特朗普政府税改
  特朗普政府认为,减税对美国的企业和大多数美国纳税人有利,宏观上利好美国经济,会加速其增长。但从过去50年的历史来看,减税并不一定对美国经济持续有利。相反,增加税收也未必导致经济下行。从政府税收角度看,降低税率的同时扩大了税基,取消了部分优惠,实际减税效果远低于名义减税数字。

  不同收入群体减税受益差异较大,减税受益更多集中在高收入群体。早在2012年,美国国会图书馆就发布过一份报告,分析了1945~2010年税率变化对收入的影响。报告的结论是,降低最高税率的确加剧了收入不均,它的客观结果可能会损害美国中产阶级的利益。

  税改法案同时减少了政府收入来源,从而相应减少包括居民福利在内的政府支出。税改法案可能在生效后的最近几年内产生刺激经济增长的效果,但是中长期来看对美国经济支撑未必可持续。众所周知,减税可以刺激经济增长,扩大税基,增加税收,但是一旦超过税率的最佳点的话,便会降低政府税收,而美国现在的债务问题每况愈下。

  当下最大的问题是,拉弗曲线提出已经40多年了,难以判断哪一个税率是最佳点。也就是说,要是真能判断出税率的最佳点,美国就不会产生经济危机,各国早就没有这么多经济问题了。

  特朗普为了兑现自己的承诺,借助共和党在两院的优势地位,快速通过税改方案,在一定程度上是向富人倾斜,加剧了贫富差距,在美国经济基本面表现还不错的情况下,额外增加了美国政府赤字,使税收负担转化为债务负担,而且消减财政支出也将使主要由中低收入群体分享的公共福利有所减少,给美国经济长期前景和社会公平留下后遗症。

  引发竞争性减税态势
  美国开始不断加息,缩表已经箭在弦上,加上税改法案的实施,加息+缩表+减税所形成的三重叠加效应,对资本和产业回流美国确是有帮助的。

  作为全球最大经济体,美国的减税法案将不可避免地产生一些外溢效应。日、德、英、法、印等国早已先行行动起来,研究制定了本国的减税方案。日本政府开始讨论积极加薪和将投资的企业所得税税率降至25%左右。德国20171月宣布对税制进行彻底改革,通过减税政策每年为企业和经济发展减负150亿欧元。英国一系列减税政策已于20174月生效,企业所得税和资本利得税都在降低。法国20177月宣布,2018年该国强制性征税金额将减少约70亿欧元。同月,印度在全国范围内推行统一的商品和服务税。

  在全球经济复苏乍暖还寒的情况下,减税已成为各主要经济体拉动经济增长的主要手段。竞争性减税态势已经不可避免。

  对中国经济而言,美国减税会对中国形成资本争夺态势,可能会加剧中美之间在制造业领域的竞争,但总体上对中国影响可控。因为中国政府一直在推动为企业减税降费、降低要素成本,仅2017年减税降费规模就超过1万亿元。而2018年简政减税减费的步调不会松、节奏不会慢、力度不会小。有鉴于此,对于美国减税可能给中国造成的影响,我们既要高度重视,也要从容淡定,按照稳中求进的工作总基调,不听风就是雨,不驰于空想,不骛于虚声。

  中国财税如何应对
  中国需要保持战略定力,按照十九大制定的经济方略去做,不要总盯着美国做什么,似乎美国一减税,中国必须跟。换句话说,即使没有美国减税的背景,我们也要坚定不移地放水养鱼,有效激活实体经济内生动力。这是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内在要求,是建立现代财税政策体系和制度安排的内在要求,是推动解决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的内在要求,也是更好发挥财政在国家治理中的基础和重要支柱作用的内在要求。

  总体分析,我国50%以上的税收来自以增值税为主体的间接税,而美国80%的税收来自以个人所得税和企业所得税为主的直接税。由此可见,特朗普政府税改是标准的量体裁衣,如果我们简单跟随很容易东施效颦。自营改增试点以来,我国已累计减税1.7万亿元,同时,大力清理涉企收费,精准施策、靶向治疗取得了重要的阶段性成果。2017年政府工作报告中特别指出,名目繁多的收费使许多企业不堪重负,要大幅降低非税负担。显然,中央对振兴实体经济、推进大规模减税降费是有应对预案的。2018年将深入推进改善营商环境、简政减税减费专项行动,让降低实体经济负担、激发市场主体活力的各项政策落地生根。

  对于美国税改可能带来的贸易和投资的影响,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要促进贸易平衡,更加注重提升出口质量和附加值,积极扩大进口,下调部分产品进口关税;大力发展服务贸易,继续推进自由贸易试验区改革试点,有效引导支持对外投资。

  毋庸讳言,我国企业除了税,一大负担就是费,包括政府性基金、行政性收费和经营服务性收费等。不得不说,有时减税的效应被收费的痛感抵消了。要进一步实施减税降费政策,降低企业成本,稳定实体经济预期和信心。新一轮减税降费应重点推出简并增值税税率等措施,推出企业工资和社保成本占总成本比例累进增值税抵扣政策,推出科技创业中小企业研发人员工资增值部分增值税抵扣政策,将小规模纳税人税收起征点再适当提高。大力清理规范政府性基金和涉企收费,健全收费基金项目动态管理机制和乱收费投诉举报查处机制,有效遏制地方政府的收费冲动。

  在个人所得税法还没有修订的条件下,适当增加与纳税人生计相关的专项抵扣项目,比如增加二孩教育支出、首套房贷利息等专项扣除,是一个值得考虑的方向。一方面,个人所得税在财政收入的占比不到7%,减税对财政的承受力影响不大;另一方面,个人所得税事关民生改善,对于中等收入群体的获得感、幸福感具有明显意义,可以说是小额度、大效果

  2018年是深入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开局之年,是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脱贫攻坚、污染防治三大攻坚战的关键之年,也是改革开放40周年。中国财税工作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贯彻新发展理念,进一步把思想、行动、工作重点统一到十九大新部署新要求上来,紧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变化,助力三个变革和三大攻坚战,巩固的基础,增强的动力。继续实施大规模降税降费、降低要素成本,稳中不忘难,好中不忘忧,推进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抓紧甄别纠正涉及企业家产权冤错案件,有效引导和强化企业家的向好预期和实体经济信心。加快建立权责清晰、财力协调、区域均衡的中央和地方财政关系。权责清晰,就是要形成中央领导、合理授权、依法规范、运转高效的财政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模式。加强与相关领域改革的协同,合理划分各领域中央与地方财政事权和支出责任。财力协调,就是要形成中央与地方合理的财力格局,为各级政府履行财政事权和支出责任提供有力保障。在保持中央和地方财力格局总体稳定的前提下,科学确定共享税中央和地方分享方式及比例,适当增加地方税种,形成以共享税为主、专享税为辅,共享税分享合理、专享税划分科学的具有中国特色的中央和地方收入划分体系。区域均衡,就是要着力增加财政困难地区兜底能力,稳步提升区域间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水平。(作者:张连起 来源:中国税务报)
  (作者:全国政协委员,财政部会计标准战略委员会委员,瑞华会计师事务所管理合伙人)

地址:上海市中山西路2025号永升大厦1110室 邮编:200235 电话:(021)61452868 / 61452867 / 61452866 / 17317502370(直线)

上海从信会计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沪ICP备15027691号-1 网站建设 <> 中国企业港